你的位置:首页?>?他评?>?文章正文

南帆、郑润良对小说《秀琴》的评论

王威廉 作品 ? 2012年01月08日 16:19 ? 评论? ?

?????

?

(按:感谢南帆老师和郑润良博士的批评意见,启发我对自身的反思。尤其是南帆老师说:“如何更多地凭借自身经历与知识积累,发现生活更独特的经验,并且倾注更多智慧进行抒写,这确实是他们今后需要面对的。”的确,这是许多青年写作者需要突围的困境。尽管《秀琴》是我09年写的,两年多来,我更注重在文学现代性方面的探索,但我依然珍视她在人性方面的歌颂,她倾注了我的温暖。另外,抛开这篇小说来说,以轻写重也许不是为了取巧,而是为了艺术的分量,当代中国文学都太重了,钝的重而不是锋利的重,会造就太多匍匐在地的文字。)

?

《秀琴》之中那个秀琴并非如此势利。这个痴情的乡村女人假扮一个疯子生活多年。她日复一日地站在村口,询问过往的乡亲是否见到了“秀琴”?她自称是“宝魁”——她死去的丈夫。直至临终,她方才说出真相:这些年她是作为替身为丈夫再活一遍。这个新颖而奇特的想象激活了整篇小说,否则,祥林嫂式的悲情故事就乏善可陈。尽管如此,我仍然想指出,秀琴作为一个疯女人的故事不够饱满,各种场面、细节似曾相识。或许,这个精彩转折带来了相当大的满足,作家多少忽视了疯女人故事的精雕细刻。假扮疯女人并非一天两天,而是长达数年,作家未曾深入开掘这里包含的戏剧性矛盾——小说选择外来的童年视角犹如避重就轻的取巧。……我要说的是,从这几篇作品中,我们大致可以看出一批年轻作家已经显示了相对成熟的文学资质,但如何更多地凭借自身经历与知识积累,发现生活更独特的经验,并且倾注更多智慧进行抒写,这确实是他们今后需要面对的。

               ——南帆《新锐的方向感》

?

王威廉的《秀琴》给人的是实实在在的痛感。剥开秀琴疯疯癫癫的表象,暂时抛开秀琴与宝魁的悲剧,我们看到的是一对乡村夫妻的生死与共、永结同心。宝魁生前经常对人说,“我这辈子就只有两件好事,一件是我能和秀琴成亲,另一件是我婶子能看到我和秀琴成亲。”宝魁还宣称他能为秀琴而死,最终一语成谶。秀琴对宝魁同样忠贞不二,她之所以在宝魁死后疯疯癫癫,把自己当宝魁,实是出于内心对宝魁的承诺,“你愿意替我去死,我就愿意替你活着,我让你活两次,活两辈子!”这个乡村爱情故事,笼罩着诡异和悲惨的气氛,给人的却是深深的感喟。

             ——郑润良《底层视野、人文关怀与新锐力量》

?

(来源:《中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1期)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