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bet356走地盘?>?文章正文

小说集《非法入住》

王威廉 作品 ? 2017年05月23日 12:46 ? 评论? ?

clip_image001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3
clip_image004
clip_image005
clip_image006

clip_image007
clip_image008
小说集《非法入住》,王威廉着,安徽文艺出版社,2015.3

《非法入住》出版后记

王威廉

在这部小说集《非法入住》即将付梓出版之际,我坐下来还想为它写点儿什么。毕竟,这个后记《隐秘的神圣》写于2009年,六年过去了,我不知道在盲目的时间洪流中,自己有没有习得时间的智慧,我只知道,从生物学的角度,我身体全部的细胞都更新了一遍。我还是当初的那个我吗?

面对这本小说集,我想到的第一个句子竟然是“多年以后”。这和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开头完全无关,实在是对于生命历程的一声喟叹。当人置身于一个作为结果的时刻当中,必定会回想起那个作为开始的时刻,进而会将时间坐标系上的这两点连接起来,形成一个闭合的共时空间。无疑,此刻我就处在这样的一个共时空间里。我庆幸自己可以遵循记忆的路标,忘却细胞的更替、超越线性时间的限制,进入到时光的循环之中。

《非法入住》是我的小说处女作,在它之前,我大学阶段只写过一些零碎的小说片段,以至于我一度怀疑自己讲故事的能力,但在2006年的盛夏,我住在中山大学的筒子楼里,带着对生活荒诞的发现、愤怒和绝望,写出了这样一篇放纵的小说。半年后,这篇小说发表在了《大家》杂志上。值得一说的是,这三篇小说包括《隐秘的神圣》都首先发表在《大家》杂志上,感谢这本杂志,尤其感谢认可我作品的韩旭老师。

从《非法入住》开始,也许缘于生活经验的积淀,或者不如说,缘自生活对于生命的灼伤,我忽然就懂得叙事了,开始不间断地写小说,把一个年轻人对世界的困惑统统写进小说里。接下来的《合法生活》是我表达困惑最多的一篇小说,如果说《非法入住》得到了一点儿专业性的认可,那么《合法生活》则引发了许多同龄朋友的共鸣,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和我一样对生活感到困惑。纪德的那句话一再出现在我的脑际:“你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了让自己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写作对我而言,便成了这样一种对生活发生兴趣、进而建立关联的方式。在《无法无天》中,这些年轻人终于步入社会了,但他们只能处在主流社会的角落里,他们无法理解那些能够轻易左右自己命运的机制,因而他们陷入了自我嬉闹当中,试图用解构的狂欢去消解心底那层无法化解的焦虑,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在异化自身的道路上越行越远了。历史,以及作为历史运作方式的文化,参与建构了每一个人的生命,但我同时希望,每个人都能以自身的创造,努力去改变那个庞然大物的运作方式。

感谢我的父亲,他常以严肃的态度提醒我对生活道路的认知,让我获益匪浅。在写作中,我似乎比较热衷于塑造父亲的形象,这是因为我觉得父子关系依然是中国最具象征化的一种历史关系。所以,我笔下诸多父亲形象中,有些的确是来自他的触发,但更多的是来自我的想象。我愿意把那些温情的部分献给他。

感谢吴义勤老师能够为本书执笔为序,他是一个儒雅宽厚的长者,对于文学上的先锋与挑战,他总能敏锐地洞察并给予准确地阐述和鼓励,自我研习文学以来,他的文章始终是我的必修课,给予我了巨大的思考与启发。

青年插画家刘菁专门为本书创作了一组插画,这些充满现代感的插画拓展了本书的艺术空间,希望读者朋友们会喜欢。感谢她在艺术及生活中对我的帮助与照顾。

最后,感谢安徽文艺出版社的刘姗姗女士,以及诸多帮助支持我的师长朋友们!

2014年12月26日 广州龙口西

喜欢的朋友可以去安徽文艺社的天猫店(点击)购买。卓越、当当、京东也能买到了。

谢谢你们!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