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诗歌?>?文章正文

青海湖叙事

王威廉 作品 ? 2011年11月03日 3:57 ? 评论? ?

49242a134c2c7781ba2a1

穿过这片草原 这片坚硬而又抽象的绿色
就是青海湖 是另一片抽象的蓝色 液体的天空
八十年代生产的吉普车像一粒颠簸的绿豆
挑逗着十岁的我和尼玛 想象中的大海在沸腾
我们谈论着牛头豹尾的水怪 这是必要的佐料
我们没有娱乐和节日 我们需要自己制造
背着降落伞的云 压在羊群和牧人身上
释放的民歌从地面迎向粘稠的阳光
就在这一刻 天空倒悬? 重力消失
我和尼玛变成了小天使 巨大的独眼
让我们感到恐惧 那是来自空无的恐惧
毫不留情地夺走我们的单纯 掺进前世的沙子
但青海湖多么伟大 她的有限比太平洋的无限
更惊心动魄 是最完美的宗教 她点化每一个
初来乍到的游客 然后他们离去 变得透明
他们和自己的影子不分彼此 他们存在 只是沉默
多年以后 我和尼玛也会看不清对方 但此时此刻
我们多么喜欢看青海湖蓝色的舌头
吐出白色的唾沫 品尝着岸边一只小鸟的尸体
我们的光脚丫踩在她的舌头上 身体被染成湛蓝
余下的一生 就是寻找一种漂洗的方法
很多人找到了 很多人没找到 很多人压根无所谓
但认识青海湖的蓝色是至关重要的
青海湖是一万种蓝色 但也是一种蓝色
青海湖是一扇门 但开往一万个方向
我和尼玛蓝色的童年 生锈的童年
一定隐藏在门后的某个方向 但却无法找到
因为我们听不见时间中的青海湖
漏向沙层泥土的声音 漏向绝对黑暗的声音
灵魂在最后一层 避开了寄生的水族
带着盐水的漩涡 席卷人类的想象力
青海湖不会挽留任何人 而我们的挽留难以抵达
只要你看到青海湖 青海湖其实早已离你远去
正如另一个我和尼玛 由于热爱这片蓝色
就永远留在了这里 这是命运
他们从我们的身体里走出来 就不再回头
这不是什么隐喻 只是一种习惯的仪式
我很多次很多次站在同样的位置
发现十岁的尼玛已不知去向
我看到的仅仅是十岁的自己 另一个我
站在蓝色的镜子中央 面对着沉重的虚无

入选诗集《我们美丽的湖》,《诗刊》主编,时代文艺出版社

欢迎您发表评论: